四方物流查詢 > 獨家報道

呈現 | 一畝地80塊,每天18小時連軸幹,威海“麥客”與天搶“食”

2021-06-26 編輯: 威海新聞網·Hi威海城市客户端
“春爭日,夏爭時。”麥浪翻滾穗飄香,麥收的帷幕漸次拉開,又到了農家一年中最為緊張、忙碌的時節。

  走進一望無際的田間,金黃的土地灑滿了如雨的汗水,農民的臉上寫滿豐收的喜悦。
  在沒有大型收割機的年代,割麥子是最辛苦的活兒。驕陽似火,麥芒如針,只能用鐮刀一刀一刀地把一望無際的麥子割倒。很多人忙了一天後,胳膊疼痛難忍,根本抬不起來。

  這催生了一種古老的職業——“麥客”。每逢麥收時節,他們便帶着一把鐮刀、一頂草帽行走在鄉野田間,專門幫人收割麥子。
  而今天,農業現代化早已取代了傳統的農耕勞作方式,從事手工勞作的“麥客”逐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操作着大型農業收割機的“新麥客”。

  他們駕駛着小麥收割機行走在無邊的麥田中,收完一家麥子,又奔向另一家廣袤的田野,成為今日中國鄉村的壯觀一景。

  汪疃鎮翠峽口村的賀本雲、韓明香夫婦,家裏養着多台耕地、播種和收割等農業設備。眼下正值麥收時節,老兩口又開始了“三夏”搶收。
  蠶老一時,麥熟一晌。麥子的成熟速度很快,若是收得慢了,是會浪費一部分收成的。

  夫婦二人每天四點多起牀、檢查機器,然後草草吃幾口飯就開始了一天的忙碌。中途除非機器出了問題,否則根本不會停下。

  就連午飯,賀本雲都是在收割機上吃兩個包子打發的。

  不管去了多遠的麥田,韓明香都會抽空在中午趕回家給餵養的黃牛填料喂水。“還得指望它下崽呢,對它可不敢馬虎。”韓明香説道。

  賀本雲駕駛收割機割麥子已有十四年了,每年麥季忙活半個月,主要是給自己村和周邊村鎮的農户收割麥子。因為自己家裏也有十幾畝地要種,所以不會去太遠的地方割麥,以免耽誤了播種的時節。
  即便如此,兩人也要忙到晚上十點才能回家。一天下來18個小時的連軸轉,讓賀本雲的腿腳又酸又麻,簡單洗洗臉上的灰,沾上枕頭就能睡着。

割麥時,夫妻二人分工明確。賀本雲操作收割機,韓明香負責收錢和領路。趕上機器出現問題時,韓明香也可以給丈夫搭把手幫個忙。
  頭頂烈日高照,收割機工作時巨大的機械轟鳴聲震得人耳朵“嗡嗡”直響。駕駛室裏又悶又燥,收割時捲起的灰塵,佈滿整個駕駛室。

  賀本雲的眼睛、耳朵眼兒、鼻孔和嘴巴里全都是“小麥灰”,甚至渾身發癢。

  當機器的轟鳴伴隨着風吹麥浪發出的沙沙聲響,一首動聽的田野交響曲便奏響了。

  不一會兒,收割機滿載着麥粒停下,等機倉打開後,金燦燦的麥粒就順着出糧口“嘩啦啦”地傾瀉而出。
  割麥時,賀本雲使勁往前探着身子,看着麥子倒伏的情況,以便控制收割機的高度。

  由於今年雨水充足,小麥長得又密又壯,加上前段時間颳了幾場大風,麥子倒伏很多,收割起來就比較費勁。賀本雲説:“割倒地的麥子花費的時間是好麥子的兩倍,甚至是三倍。”
  收割過程中,韓明香的電話不斷,都是催促他們過去割麥子的。“從麥收開始,就是這樣的節奏,一家沒完,好幾家等着,到現在我們自己的麥子還沒收呢。”韓明香笑着“抱怨”道。
  北英武村畢樹強家的四畝地麥子倒伏得厲害,詢問了兩家都沒人願意去割,要不就是收費太高,自己又承擔不起。

  當得知賀本雲願意去他家割麥,並照常只收每畝80塊的費用時,高興地合不攏嘴。
  俗話説,拉到打麥場裏是莊稼,收到糧倉裏的是糧食。夏收時節,天氣多變,稍有耽誤,一旦暴風雨來襲,一年的辛苦都白搭了。真可謂,與“天”搶食。

  村民們看了天氣預報,説未來幾天都是陰雨天氣,大家的心情也都緊張了起來。這塊地還沒割完,就有村民守在地頭,等着領賀本雲家的收割機去自家地裏進行收割。
  隨着收割機的馬達轟鳴聲再一次“撲”向麥田,金色的小麥成排倒下,飽滿的麥粒從收割機的儲糧倉裏“吐”出。

  短暫的休息,韓明香給丈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。賀本雲説,作為農民受得了這份辛苦,也享受着豐收帶來的喜悦。
  一季又季,種子播撒進農田,厚土承載着希望,通透澆水,靜等出苗、分櫱、拔節、抽穗、灌漿、成熟……土地總是用慷慨和守信饋贈着勤勞和智慧的人們。
  “一粥一飯,當思來之不易;半絲半縷,恆念物力維艱。”看看農民在烈日下辛勞時,你是否體會到了糧食的來之不易?

  愛惜每一粒糧食,就是尊重每一位勞動者;愛惜每一粒糧食,就是珍惜每一天幸福的生活;愛惜每一粒糧食,就是傳承每一份關愛。(Hi威海客户端記者 劉彬 文/圖)
值班總編:張軍濤
複審:顏燕軍
編輯:李松蔚